恐怖电影《飞头魔女》解说文案

恐怖电影《飞头魔女》解说文案
恐怖电影《飞头魔女》解说文案这个女孩的脖颈中钻出数根触手她整个身体难以自控的扭动抽搐紧接着那些触手不断挣扎竟然带着女孩的头颅脱离身体远远看去她的头就像一只发光章鱼这个女孩名叫阿潮她继承了飞头女鬼的诅咒一到晚上头就会与驱体分离并捕食村里的牲畜而且这种怪病会通过唾液感染他人阿潮的父亲只能借助药物抑制女儿...
  • 9月前
  • 恐怖电影《飞头魔女》解说文案

     

    这个女孩的脖颈中钻出数根触手

    她整个身体难以自控的扭动抽搐

    紧接着那些触手不断挣扎

    竟然带着女孩的头颅脱离身体

    远远看去她的头就像一只发光章鱼

    这个女孩名叫阿潮

    她继承了飞头女鬼的诅咒

    一到晚上头就会与驱体分离

    并捕食村里的牲畜

    而且这种怪病会通过唾液感染他人

    阿潮的父亲只能借助药物

    抑制女儿体内的怪物

    为了彻底消除这个可怕的诅咒

    潮爸带着女儿前往教堂

    向一位天主教神父寻求帮助

    在两个大人谈话的空档

    阿潮溜出去玩耍

    并遇到神父领养的白化病男孩克劳

    活泼可爱的阿潮

    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轻轻松松俘获了一颗少男心

    这时一群调皮的男生

    打伤了一只白鸽

    克劳想保护小鸟

    却被几个男孩子围攻

    阿潮想帮忙也被撞到一边

    她体内的怪物即将失控

    恐怖的样子吓跑了男孩子

    阿潮恢复正常后急匆匆逃走

    而克劳悄悄医好了那只白鸽

    这个男孩身上有种奇怪的治愈能力

    此事只有哥哥阿南知道

    他怕弟弟惹上麻烦

    多次啊时克劳不能使用这种能力

    阿南要去医学院读书

    几年内都无法陪在克劳身边

    可怜的男孩愈加孤单

    好在有阿潮陪在他身边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阿潮不久后也离开了教堂

    转眼就是12年后

    女孩平安无事的长成了大姑娘

    克劳也长大成人

    他们都因为自己的怪病

    无法与正常社会接触

    而阿潮因为青春期到来

    开始抵触吃药

    她坚信自己能控制体内的怪物

    不料晚上人头又脱离身体

    跑出去害死了农户的家畜

    潮爸知道后马上带女儿去见神父

    而家畜被害一事飞速发酵

    飞头女鬼的传闻再次出现

    更是传到了黑帮头目皮特耳中

    他派手下联系一个叫老潘的当地人

    嘱托对方抓住飞头女鬼

    想靠怪物发一笔横财

    老潘立刻接下了这单生意

    因为他曾在几年前一次狩猎活动中

    染上了飞头女鬼的病毒

    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

    老潘必须从源头上找问题

    而另一边阿潮父女重返教堂

    神父表示女主体内的怪物

    已经比十几年前更强大

    他需要调制更强效的药物

    为了保险起见

    阿潮最好在教堂待着

    父女两人只好暂住一段时间

    如今故地重游

    阿潮想起儿时的小伙伴

    特地到对方的画室找人

    两人立刻认出了彼此

    阿潮发现克劳的瞳色变深了

    不过对方也说不出原因

    当年那把口琴

    就放在克劳的桌边

    阿潮看到后很惊喜

    这时阿南过来喊两人吃饭

    他已经拿到了医学院的学位

    神父一直希望阿南留在教堂帮忙

    当晚阿潮又梦到外出狩猎

    她的病情似乎真的加重了

    次日神父将新药交给潮爸

    顺便嘱咐他别把女儿看得太紧

    小心物极必反

    神父让克劳带着阿潮去镇上逛逛

    对方雪白的皮肤引人侧目

    阿潮毫不在意的牵着他闲逛

    帮克劳走出奇怪的自卑情结

    对方也想帮助阿潮

    可他的治愈能力却无法生效

    而阿潮回房后再次发病

    又跑出去残害了一堆小动物

    农舍中到处是死尸

    阿潮房内则溅满了血迹

    这也证明神父的药不起作用

    阿潮非常痛苦

    躲在房间不肯见人

    就算克劳过来她也不搭理

    潮爸觉得教堂人多眼杂

    再待下去百害而无一利

    他打算带着阿潮回家

    第二天父女两人就坐车离开

    克劳觉得自己陷入了怪圈

    总是待在教堂门口目送大家离开

    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阿潮赶了一天路

    倒在床上疲意的入睡

    紧接着她的身体开始扭曲

    潮爸看到头顶的灯光闪烁

    猜到女儿又发病了

    他赶紧过去查看情况

    结果看到女儿的变身过程

    只见对方浑身抽搐

    头颅慢慢与身体分离

    这场面真是叫人毛骨悚然

    潮爸见状赶紧将门锁住

    里面的怪物不断撞击门板

    野兽一样的嘶吼令人头皮发麻

    第二天潮爸烧掉染血的窗帘

    无奈的朝女儿苦笑

    随后神父带着新药过来

    阿南兄弟俩也在

    阿潮领着克劳四处参观

    对方看她心情不好

    就拿出口风琴演奏

    只要能让阿潮心情变好

    他可以一直吹下去

    克劳想医好阿潮

    于是私下问哥哥

    他的治愈能力是否可以治好对方

    但阿南认为在搞清楚这能力背景之前

    最好不要贸然尝试

    就在两人谈话间

    阿潮体内的怪物再次暴动

    整栋屋子的灯都在狂闪

    很快引起了阿南兄弟俩的注意

    等众人赶去查看情况时

    阿潮已经丧失理智

    她四肢着地像动物一样爬行

    连亲爸都认不出来了

    克劳这下不再犹豫

    他小心翼翼的接近阿潮

    没等使出治愈能力

    对方就窜到了卧室里

    触手开始慢慢爬出她的脖子

    克劳尝试着安抚对方

    却被猩红的触手勒住

    他没有挣扎也没有抵触

    而是伸手抚摸阿潮的脸颊

    成功唤回了对方的理智

    紧接着克劳脸上漫出黑色纹路

    也跟着晕了过去

    神父看到了克劳的神奇能力

    他提出可以将飞头女鬼病毒

    注入克劳体内

    再让他自身的免疫能力杀死病毒

    如此一来


    就能从克劳的血液中提取疫苗

    阿南不想拿弟弟冒险

    万一他无法自愈

    岂不是也要变成茹毛饮血的怪物

    克劳听到两人的对话后

    表示只要能治好阿潮

    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隔天两个年轻人在小河边亲吻

    也顺便完成了病毒传播

    这方法倒是够简单的

    阿南发现潮爸依旧心事重重

    忍不住询问对方原因

    通过两人的谈话可知

    世界上还有一种叫皮咖行的怪物

    它专门吃飞头女鬼的心脏续命

    眼下阿潮发作的越来越频繁

    早晚会引起皮咖行的注意

    与此同时老潘再次发病

    他将车里存放的药全数吞入

    依旧无法压制病毒的肆虐

    以至于彻底失去理智

    发狂的老潘咬死了皮特的手下

    是夜神父正在加班加点的研究药物

    忽闻身后传来诡异的嘶吼

    他转身一看

    来人正是变形的老潘

    对方的牙齿跟鲨鱼一样

    两个眼球泛着可怖的白色

    赫然是变成了一只皮咖行

    神父悄悄握紧手中的注射器

    猛地冲过去偷袭

    不曾想被老潘一把抓住

    下一秒对方就张着大嘴啃过来

    打斗声传到了阿南等人耳中

    他们飞速出去查看

    正好撞见发狂的老潘

    对方嘴边沾满血迹

    神父十有八九是被咬中了

    潮爸掏出手枪

    将老潘吓到了院子中

    阿南则趁机去查看神父的状况

    对方已经没了呼吸

    手中还紧紧握着注射器

    另一边潮爸没找到老潘

    急忙进屋取下墙上悬挂的猎枪

    然后警告女儿跟克劳提高警惕

    这时老潘从天花板上爬过来

    潮爸上去就是一枪

    老潘灵活的避开子弹

    瞬间跳到了地上

    潮爸将女儿护在身后

    他的小臂上爬满青筋蓄势待发

    两方人正在无声对峙

    而阿南趋机摸了过来

    他在老潘攻击潮爸的瞬间

    抓着注射器刺狠狠刺进对方的脖颈

    老潘吃痛大力甩开对方

    可下一秒他就察觉身体不对劲

    看来是那针药剂起了作用

    潮爸让克劳赶紧带着女儿离开

    拿起手枪又给老潘补了一下

    但对方堪称打不死的小强

    眼间竟然溜了出去

    还很快截住了阿潮两人

    克劳赶紧将女孩护在身后

    就在这危急时刻

    潮爸开车追了过来

    他用猎枪驱赶老潘

    带着女儿跟克劳逃跑

    此时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疾驰

    而老潘的速度惊人

    双臂更是变成了滑翔伞的形状

    他犹如一支离弦的箭

    嗖的一声就撞到了车上

    导致车子撞上了路旁的树丛

    老潘透过窗户朝里看

    里面却只有一个阿南

    原来主角团使了个障眼法

    阿潮三人并没有上车

    而是悄悄朝相反方向逃跑了

    老潘见状马上往林中飞去

    紧要关头阿潮却有犯病的趋势

    潮爸不能让女儿被抓住

    他叮嘱克劳带阿潮离开

    自己会想办法引开老潘

    说完他就划伤女儿的手

    将对方的血抹到自己身上

    再细心的帮阿潮包扎好

    等做完这一切后

    潮爸带着满身血味朝相反方向跑去

    他对着天空连放几枪

    老潘听到巨响嗅了几下空气

    潮爸也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

    只能紧张的握着枪环视四周

    突然间老潘从空中降落

    死死掐住了潮爸

    两人在草地上缠斗

    而另一边的阿潮开始变身

    她的脑袋再次脱离身体

    变成了传说中的飞头女鬼

    阿潮没有理会克劳

    而是朝着林子深处飘去

    克劳见状立刻跟上她

    只见一点红光在林中穿梭

    阿潮摆动的触手在空中游走

    她找到了重伤的爸爸

    两人久久的对视

    阿潮用触手抹去对方的眼泪

    她竟然在这个时候保持住了理智

    但下一秒老潘追上来

    亲手掏出了潮爸的心脏

    阿潮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猛地冲向老潘

    她狠狠咬住对方的肩膀

    可下一秒就被老潘甩飞

    两人如同野兽一般搏斗

    阿潮不断冲过去攻击

    用触手牢牢缠住对方

    但每一次都会被老潘甩开

    虽然克劳总算追了上来

    但他就是个战五渣

    根本不是老潘的对手

    眼看着对方飞身扑向阿潮

    两人在空中连斗几个会合后

    阿潮就被老潘按回了地面

    后者狠狠扯掉她一根触手

    然后掐住阿潮的脑袋

    准备掏出触手间的心脏

    克劳马上冲过去帮忙

    结果被对方一把扼住喉咙

    他望着阿潮绝望的眼神

    不由攥紧了老潘的胳膊

    释放出自己的能量

    只见黑色的纹路在两人间蔓延

    阿潮趁老潘失神

    用触手洞穿对方的喉咙

    老潘终于恢复人身

    而阿潮脱力摔到了地上

    克劳捧起女孩的头颅

    把她送回身体旁边

    女孩成功恢复正常

    但克劳已经油尽灯枯

    阿潮吻向对方的嘴唇

    只见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

    克劳病态的皮肤恢复红润

    安稳的死在了爱人怀中

    影片到此结束

    飞头女鬼不仅是泰国知名都市传说

    在马来、印尼、柬埔寨

    也有类似的民间故事

    相传这种女鬼长相猎奇

    只有头颅和内脏

    喜欢在夜间吃航脏的东西

    影片对飞头女鬼的美术设计

    融入了章鱼触脚的元素

    再加上女人柔顺的黑发

    两者一起在树林中摆动漂浮

    宛如在深海里游动

    确实很有惊悚怪异的氛围

    不过影片的侧重点

    还是在父女感情

    以及两位主角的爱情故事上

    根本谈不上恐怖

    所以本片很适合害怕恐怖片

    又想看的人群

    狄仁杰之飞头罗刹

    狄仁杰之飞头罗刹

    4.7
    2020年 中国大陆 杨恭如 罗立群 李若希
    魔女

    魔女

    2014年 韩国 
    黑阳魔女

    黑阳魔女

    2006年 美国 
    时尚美魔女

    时尚美魔女

    8.1
    2014年 美国 
    魔女

    魔女

    韩国 朴珍荣 卢正义
    魔女之刃

    魔女之刃

    2001年 美国 杨茜·巴特勒
    魔女之家 第一季

    魔女之家 第一季

    2017年 美国 
    魔女

    魔女

    7.6
    2018年 韩国 金多美 赵敏修 朴熙顺
    魔女的秘密

    魔女的秘密

    5.3
    2014年 泰国 皮查雅·瓦塔那蒙迪里 提拉达·迈特瓦拉育
    沉睡的魔女

    沉睡的魔女

    5.3
    2013年 韩国 朴瑞俊 黃雨瑟惠
    魔女与野兽

    魔女与野兽

    6.4
    2024年 日本 大地叶 You Taichi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