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片《嚎叫》电影解说文案

惊悚片《嚎叫》电影解说文案
惊悚片《嚎叫》电影解说文案又名: 狼嚎(台) / 疾风 / 嚎劫2012年的韩国首尔市一名栖身于高架桥下的乞丐正准备睡觉时忽然被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吸引了目光不知什么原因坐在车上的一个中年男子身上骤然起火火势很快将整辆汽车吞没乞丐被这害人的一幕吓得愣在了当场等他回过神来后赶到附近的商铺打电话报警时...
  • 4月前
  • 惊悚片《嚎叫》电影解说文案

    又名: 狼嚎(台) / 疾风 / 嚎劫

     

    2012年的韩国首尔市

    一名栖身于高架桥下的乞丐

    正准备睡觉时

    忽然被停靠在不远处的一辆汽车

    吸引了目光

    不知什么原因

    坐在车上的一个中年男子

    身上骤然起火

    火势很快将整辆汽车吞没

    乞丐被这害人的一幕吓得愣在了当场

    等他回过神来后

    赶到附近的商铺打电话报警时

    事发的车辆连同车内的男子

    都被烧成了一堆焦炭

    随后赶到的警方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由于火势太猛

    死者的容貌

    以及事发车辆的车牌号都已无法辨识

    因而

    警方一时之间很难确认死者的身份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

    这并不是一起意外事故

    而是一起精心设计的谋杀案件

    因为死者身上系着的一条心形腰带

    上面装有一枚电子计步器

    而这枚计步器被人改装过

    里面藏有易燃物品

    当死者上车点火时

    刚好引燃了皮带中的易燃物

    从而引发了火灾

    此外警方从死者被烧毁的手机里

    修复了一段偷拍视频

    视频中的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

    正在欺辱一名小女孩

    只是视频的像素太低

    加上偷拍角度问题

    无法辨认里面的施暴男子

    和受害小女孩的容貌

    唯一能看清楚的是

    施暴男子背上

    纹着一块醒目的蝎子纹身

    尽管无法确认

    偷拍视频与凶案有无关系

    但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

    对方应该是死者的熟人

    否则不太可能在死者的腰带上做手脚

    所以当务之急是要确定死者的身份

    然后才有可能锁定嫌疑人

    负责这起案件的是首尔警

    局资深警员炳叔以及新人女警秀英

    两人从法医口中了解到

    死者是一名

    年龄介于35岁到40岁之间的男子

    腿上留有几道大型犬类的齿痕

    像是死前刚被狗咬过

    除此之外

    死者生前吸食过一种新型毒品

    这种毒品药效奇特

    价格昂贵

    因而购买者屈指可数

    顺着这条线索

    丙叔和秀英很快从毒贩口中

    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此人名叫华老板

    生前经营着一家画室

    根据毒贩提供的地址

    丙叔和秀英找到了华老板的画室

    经过一番搜索后

    两人在画室内发现了一道暗门

    暗门后面居然隐藏着6间情趣客房

    每间客房内都放着一本招嫖手册

    令炳叔和秀英感到震惊的是

    手册上的印章女郎

    大多都是年龄未满18岁的少女

    看来花老板是在挂羊头卖狗肉

    画室只是掩人耳目

    其真正的生意是经营桃色场所

    丙叔和秀英马上找到

    向华老板出租房屋的房东老房

    询问情况

    可老房表示自己平时只顾收租

    从不管租客从事什么营生

    由于死者华老板

    是一个无情无故的单身汉

    丙叔和秀英忙活了两天

    也没能排查出

    对方任何有价值的人际关系

    就在调查陷入僵局之际

    又一起命案发生了

    此次的死者是一个绰号瓜皮

    有着吸毒前科的皮条克

    瓜皮的死因

    是被大型犬类咬穿颈动脉致死

    警方在其住处找到了一张合影照片

    照片上总共4个人

    除了瓜皮外

    前一名死者坏老板也在其中

    另外两人是一对身份不明的年轻男女

    据瓜皮的妻子交代

    瓜皮平时酷爱斗狗

    照片上的其他三人

    都是瓜皮在地下斗狗场认识的狗友

    那对身份不明的年轻男女

    分别叫阿强和阿真

    两人是一对情侣

    除此之外

    瓜皮妻子并不了解阿强和阿真

    以及华老板的底细

    法医随后的尸检结果表明

    瓜皮脖梗上的齿痕

    跟画老板腿上的齿痕完全一致

    像是同一只野狼

    或是人工培育的杂交狼狗留下

    很明显两起死亡案件之间存在关联

    而两起案件

    都发生在人口密集的首尔市区

    这里不太可能有野狼出没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袭击两人的

    是同一条人工培育的杂交狼狗

    而且

    这条狼狗应该受过极其专业的训练

    为了尽快破案

    首尔警局重案组的影族长

    下令全员出动

    丙叔和秀英负责调查当地的狗贩子

    希望能搞清楚杂交狼狗的来历

    其他警员

    则重点寻找瓜皮合影中的阿强和阿珍

    没过多久

    丙叔和秀英率先有了重大发现

    两人从一名狗贩子口中了解到

    大约一年半以前

    曾有一个客户

    让狗贩子培育了一条杂交狼狗的幼崽

    从狗贩子的描述来看

    这个客户正是瓜皮合影中的阿强

    狼狗的成年期一般在15个月左右

    从时间推算

    阿强换养的这条杂交狼狗已然成年

    这样看来

    咬伤华老板咬死瓜皮的元凶

    很可能就是这条狼狗

    就在炳叔和秀英的调查

    取得突破的同时

    其他警员也已查明了

    阿强和阿珍的身份

    两人和瓜皮华老板不仅是爱好斗狗的

    狗友

    而且还是经营桃色生意的合作伙伴

    如今华老板和瓜皮相继于海

    重案组的影组长更加确信

    凶手就是这个阿强

    而杀人的动机或许是因为分赃不均

    警方随后又查到

    除了画老板的画师外

    阿强等4人还有另外一个据点

    就是阿强位于郊区的老宅

    影族长随即带着警员前去郊区抓人

    结果警员们刚闯入宅院

    就跟阿强雇佣的一批打手爆发了冲突

    混乱中阿强趁机逃出屋外

    蹲守在门口的秀英见状赶忙上前堵截

    不料由于经验欠缺

    他很快被阿强打倒在地

    趁着秀英吃痛无法起身

    阿强迅速溜之大吉

    这时阿强的女友阿珍刚好驱车

    带着几名应召女郎

    从外面做完生意归来

    阿珍见秀英躺在地上拦住去路

    便不明所以地下车查看

    恰在此时

    旁边的巷子里突然窜出一条狼狗

    阿珍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就被狼狗扑倒在地

    狠狠咬住了脖子

    直到阿珍完全断气

    狼狗才松开利齿

    车内的应召女郎们

    全被眼前的惊悚一幕吓得哭爹喊娘

    距离阿珍不远的秀英

    也被吓得动弹不得

    好在狼狗在咬死阿珍后就逃离了现场

    并没有伤害其他人

    狼狗离开后

    秀英从应召女郎们口中获知

    阿珍和阿强平日里感情很好

    并且

    阿强也不具备专业训练狼狗的能力

    秀英由此猜测

    蛆狗咬死瓜皮和阿珍的凶手

    恐怕另有其人

    对方很可能是一名专业的训犬师

    随后秀英将自己的想法

    告诉了丙叔和重案组的影组长

    没想到

    丙叔和影组长都对他的猜测不以为然

    在两人看来

    秀英

    只不过是一名初出茅庐的菜鸟警员

    根本不懂得人性的险恶

    哪怕阿正和阿强感情再好

    也保不齐阿强会为了独占利益

    而杀害女友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先抓住阿强再说

    秀英见自己的意见不受重视

    只好独自调查训犬师的线索

    好在专业的训犬师都被警方记录在案

    秀英很快通过警局内部系统

    排查了首尔市所有训犬师的个人信息

    最终发现了一名可疑人员

    此人名叫江野

    是一名单亲爸爸

    以前当过专业的警犬训练员

    4年前的一天


    江野正在读初中的女儿珍珠离奇失踪

    警方搜寻多日始终没有结果

    直到1年后

    珍珠突然全身带着伤

    精神恍惚的回到家中

    江野发现

    自己失踪1年的女儿不仅染上了毒瘾

    而且还怀有身孕

    尽管后来珍珠做了流产手术

    也戒掉了毒瘾

    但却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

    根本说不清楚

    自己在失踪一年期间的遭遇

    江爷的妻子无法面对女儿受此伤害

    最后抑郁而终

    江爷本人也因情绪激动突发中风

    落下了轻度偏瘫的毛病

    在此之后

    他就辞掉了警犬训练员的职务

    在家专心照顾女儿

    秀英在了解了江爷一家三口的遭遇后

    总觉得最近发生的3起命案

    跟这个江爷有莫大关系

    讲到这里

    秀英给丙叔拨去电话

    想要与其同步自己的想法

    但此时的丙叔正在极力追捕阿强

    没有及时接听秀英的电话

    秀英只好给丙叔发送了一

    条短信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

    然后独自打车赶往江爷家中

    江爷和女儿

    居住在一处位于郊区的独栋木屋内

    周围几公里连一家邻居都没有

    秀英赶到时

    已是暮色四合时分

    木屋此时亮着灯

    屋门虚掩着

    但屋内空无一人

    秀英进屋后

    很快发现屋内有一间地下室

    地下室里

    摆放着5个穿着不同衣服的假人模型

    从穿着打扮来看

    应该是4男一女

    每个假人模型身上

    都布满着犬类撕咬的痕迹

    其中脖颈位置的齿痕最多

    除此之外

    秀英还在地下室的桌上

    看到了一沓像是偷拍的照片

    遇害的画老板瓜皮阿珍

    以及在逃的阿强都在照片上

    由此看来

    江爷果然就是驱狗杀人的真凶

    而这间地下室

    显然就是对方训练狼狗的秘密场所

    就在秀英想通真相之际

    那条咬死阿珍的狼狗

    如鬼魅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秀英急忙掏出配枪准备自慰

    恰在此时

    外出散步的江爷和珍珠妇女

    回到了家中

    在将女儿送回卧室后

    江爷来到地下室打算给狼狗喂食

    结果发现了正与狼狗对峙的秀英

    没等秀英反应过来

    江爷就匆忙从外面

    锁上了地下室的铁门

    与此同时

    卧室里突然传出珍珠的呼救声

    刚锁上地下室门的江爷

    正想要奔向女儿房间时

    就被一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子

    打晕在地

    身在地下室的秀英

    通过铁门上的透气窗看到了这一幕

    没等他搞清楚什么状况

    口罩男子已把江爷拖到卧室

    跟珍珠绑在一起

    然后又在屋外撒满汽油

    点燃了一把火

    眼看着整栋木屋快要被大火吞没

    口罩男子才离开了现场

    地下室的秀英

    此时也被浓烟熏得快要失去意识

    危急关头

    原本与秀英对峙的狼狗

    小心翼翼的上前咬住秀英的衣服

    似乎是在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无计可施的秀英只得跟在狼狗身后

    并很快在一只柜子里发现了一条密道

    通过这条密道

    秀英和狼狗成功逃离了木屋

    恰在这时

    秉珠在看到秀英的短信后

    也驱车赶到现场与秀英会合

    两人随即联手

    救出了火海中的江爷和珍珠妇女

    不过

    父女俩此刻双双陷入了昏迷状态

    丙叔和秀英急忙驱车

    将二人送往医院救治

    旁边的狼狗见两位主人获救

    便悄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天亮时分

    丙叔和秀英在医院安顿好江爷父女后

    重新赶回江爷的木屋

    并在火灾现场

    找到了一本尚未烧毁的日记

    日记的主人正是江爷

    里面清楚地记录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三年前正是画老板

    以免费体验绘画课程的名义

    将放学后的珍珠诱骗到自己画室

    囚禁了起来

    此后的一年里

    画老板瓜皮以及阿强和阿珍四人

    用毒品控制了珍珠

    让其给客人们提供特殊服务

    后来珍珠虽然侥幸逃出蘑菇

    但精神已然彻底崩溃

    尽管珍珠无法清楚

    完整地描述自己的痛苦遭遇

    江爷还是从女儿的风言风语中

    拼凑出了事情的真相

    只是江爷当时已因中风

    落下了轻度偏瘫的后遗症

    根本没有能力亲手为女

    儿报仇不过

    在跟踪仇人的过程中

    他无意中发现

    阿强找人培育了一只杂交的狼狗幼崽

    这让江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复仇计划

    他先是将狼狗幼崽偷回家中

    并给其取名疾风

    然后凭借着自己的专业经验

    江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

    终于将疾风训练成了

    一只极通人性的复仇恶犬

    在此过程中

    疾风和江野妇女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在他的陪伴下

    珍珠的病情甚至开始奇迹般好转

    秀英和炳叔看完江爷的日记

    心情都非常沉重

    就在这时

    两人收到了阿强的死讯

    阿强是在一家小旅馆门口

    遭到疾风的袭击

    被咬死当场

    看来

    疾风已经替主人完成了最后的复仇

    但秀英很快察觉到问题不对

    从江野的日记内容来看

    对方的复仇对象只有华老板瓜皮

    以及阿强和阿珍四人

    可是为何江野家的地下室里

    摆放着5个假人模型呢

    此外昨晚

    意图纵火烧死江野妇女的口罩男子

    又是谁

    会是刚刚被疾风咬死的阿强吗

    就在秀英陷入困惑之时

    医院传来消息江爷醒了

    炳叔和秀英立即赶到医院

    对江爷展开了盘问

    此时的江野已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

    在秀英向其询问

    纵火的口罩男子是谁时

    江野挣扎着说出了一个人名裴永实

    当秀英和秉叔追问裴永实

    究竟是不是江野第5个复仇对象时

    江野却又含糊其辞的不肯明说

    并很快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与此同时

    有人在江野家附近的河边

    发现了一辆汽车

    车内还有一具

    男尸警方确认

    死者就是江野口中的裴永石

    裴永石的死因

    是吸食过量的毒品导致的猝死

    由于现场没有任何他杀痕迹

    车内还留有一封遗书

    因而警方初步判断裴永石是自杀身亡

    对方在遗书中

    解释了自己纵火和自杀的原因

    原来裴永石欠了华老板一大笔债务

    无力还债的他

    决定干脆做掉华老板了事

    为此他将一条能够自然的腰带

    送给了画老板

    哪知裴勇时赠送画老板腰带的一幕

    刚好被跟踪画老板的江爷偷拍到

    江爷此前就驱使疾风袭击过画老板

    只是疾风当时是第一次撕咬真人

    结果以失礼告终

    没想到华老板最后死在了裴永石手中

    杀完人后

    裴永石担心自己罪行曝光

    所以意图纵火烧死江爷妇女灭口

    如今计划失败

    他才不得不选择畏罪自杀

    案件至此算是真相大白

    但进度条显示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丙叔和秀英

    几乎同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首先裴永石是如何知晓

    自己赠送华老板腰带的一幕

    被江爷偷拍到了呢

    其次裴永石

    显然不是江爷的第五个复仇对象

    因为按照他的遗书中的说法

    他和江野此前并无仇怨

    也没有参与过糟蹋和逼迫珍珠的暴行

    既然如此

    江野的第五个复仇对象又是谁呢

    丙叔和秀英随后将这些疑问

    上报给了警局重案组的影族长

    不料影族长只想尽快解案

    对两人的问题抱以回避的态度

    在他看来

    只要马上找到并解决掉疾风

    不让其再继续咬死人不管

    江野的第5个复仇对象是否存在

    案件都能顺利了结

    而且疾风接连咬死3人的事情

    已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

    警局高层为了安抚民众

    勒令影族长及早找到疾风

    将其射杀

    为了引诱疾风

    影族长将珍珠的一件衣服

    悬挂在烧毁的木屋附近

    当天晚上

    疾风果然循着主人的气味现身

    此时众多警员都埋伏在木屋周边

    随时准备射杀疾风

    眼见疾风命悬一线

    秉叔故意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枪声旋即吓跑了疾风

    早有准备的秀英见此情形

    骑着摩托车追了上去

    追到一条山间小路时

    由于道路难走

    秀英只得弃车步行

    疾风好像察觉到了秀英的意图

    竟然停下脚步等待着秀英追上来

    一人一狗很快来到了一处废弃的仓库

    仓库里此刻传来5名男子说话的声音

    其中为首之人

    居然是出租房屋给画老板的房东老房

    秀英突然意识到

    原来这个存在感极差的老房

    才是画老板瓜皮

    阿强和阿珍四人的幕后老板

    也是江爷想要猎杀的第五个人

    江爷在医院不肯说出老房的名字

    恐怕是不希望老房被警方抓获

    而是想让其死在疾风的利齿之下

    就在秀英偷听老房等人的谈话之时

    身边的疾风已然不知去向

    情急之下

    秀英指责持枪冲入仓库

    并鸣枪示意老房等人束手就擒

    哪知

    仓库内还有一名老房的手下躲在暗处

    此人趁着秀英不备

    冲上前将其手中的枪打落在地

    老方趁机命令另外两名手下

    将秀英制服

    危急时刻

    追踪而来的炳叔循着枪声赶到仓库

    先是开枪撂倒了挟持秀英的两名匪徒

    秀英挣脱束缚后

    立即捡起掉落的手枪

    与炳叔联手射杀了老房的其他手下

    老房见形势不妙急忙开溜

    结果被秀英开枪打伤了小腿

    不过这货还是强忍疼痛跑出了仓库

    就在这时

    潜伏在暗处的疾风迅猛的扑倒了老房

    然后死死咬住了对方的脖子

    眼见老房就要命丧当场

    追上来的秀英本想开枪射杀疾风

    但终究没有忍心下手

    就在他踌躇之际

    随后赶到的炳叔开枪击中了疾风

    看着中枪后的疾风

    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嚎叫

    气息越来越微弱

    秀英的内心五味杂陈

    却也无能为力

    或许作为警察

    丙叔做的并没有错

    可是他真的做对了吗

    故事最后

    在医院醒来的珍珠

    被秀英安排在自家附近的疗养院

    接受治疗

    未来的日子里

    秀英将代替死去的江爷和疾风

    继续守护着珍珠

    而被抓捕的老方

    向警方交代了一切罪行

    原来

    他就是华老板手机视频中的那个

    后背纹有蝎子纹身的男人

    视频中的女孩则是江野的女儿珍珠

    为了从老房手里多分一点钱

    华老板偷拍了她侵犯珍珠的证据

    以此作为了勒索的筹码

    结果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赠送华老板自然腰带的培勇时

    其实是老房的一名心腹

    手下瓜皮阿珍接连被疾风咬死后

    老房就意识到是江爷在指使狼狗复仇

    所以他又指派陪泳时纵火

    想要烧死江爷妇女

    计划失败后

    老房又使

    陪泳时吸食郭良毒品猝死

    然后伪造了一封遗书

    试图将一切罪行全都架祸到此人身上

    好在最终被炳叔和秀英识破

    想必未来等待老房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本期的故事

    来自于一部比较冷门的

    韩国悬疑惊悚片

    嚎叫

    改编自一部日本女作家的犯罪小说

    影片的故事虽然略显老套

    但完成度相当不错

    基本没有太多的逻辑披露

    算得上是一部商业佳作吧

    嚎叫

    嚎叫

    7.6
    以色列 
    嚎叫

    嚎叫

    6.6
    2012年 韩国 宋康昊 李奈映 申正根
    嚎叫

    嚎叫

    6.7
    1970年 意大利 蒂娜·奥蒙特 吉吉·普罗耶蒂 卡拉卡索拉
    嚎叫

    嚎叫

    7.4
    2010年 美国 詹姆斯·弗兰科 大卫·斯特雷泽恩 艾伦·特维特
    嚎叫

    嚎叫

    5.1
    2015年 英国 爱德华·斯皮伊尔斯 艾略特·科万 阿米特·沙阿
    黑暗的嚎叫

    黑暗的嚎叫

    1972年 西德 Ron Eiy Raimund Harmstorf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