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别名:性书狂人 / 情欲禁书一双粗糙的手在女孩雪白的脖子间摩擦没想到下一秒这双手就将女孩推向了血泊的断头台刽子手在观众兴奋地呼喊中举起砍刀这个可怜的女孩就这样匆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是一个贵族的女儿本该前途光明却只是看过了几部描写大胆的小说她便成了刽子手手下的牺牲品而这一切...
  • 7月前
  • 剧情《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别名:性书狂人 / 情欲禁书

     

    一双粗糙的手

    在女孩雪白的脖子间摩擦

    没想到下一秒

    这双手就将女孩推向了血泊的断头台

    刽子手在观众兴奋地呼喊中

    举起砍刀

    这个可怜的女孩就这样

    匆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她是一个贵族的女儿

    本该前途光明

    却只是看过了几部描写大胆的小说

    她便成了刽子手手下的牺牲品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萨利侯爵

    只是远远的看着女孩死去

    他面容平静 目光锐利

    俨然已从断头台的血腥中

    受到新作品的启发

    那是1794年的法国

    侯爵萨利因露骨血腥的小说

    举世闻名

    这是当时礼仪不允许的

    于是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幸好院长神父

    是一个开明宽容的年轻人

    他坚信爱能影响一切邪恶

    即使冥顽不灵 如萨利

    肯定能找到合适的救赎机会

    为了安抚萨利躁动的灵魂

    和无处安放的邪恶想法

    神父给他提供了很多书和纸币

    他认为只要萨利

    沉浸在写作的世界里

    就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找到平静

    萨利何曾见过

    如此包容而正直的灵魂

    就此两人交往密切

    很快就成了亲密的朋友

    可这时还没有人知道

    一贯克己复礼的神父正痴恋着

    院里的洗衣工梅德林

    他教其读书认字 摆脱低级趣味

    却不知在萨利文字的蛊惑下

    梅德林也沦陷成了萨利忠实的拥趸

    她会在换洗床单的间隙

    将萨利的书稿送到出版商手中

    也会在深夜寂静之际

    和女伴们分享书里放浪形骸的情事

    萨利的作品一部部流入街头巷尾

    没多久 就成了贵族之间的新潮流

    就连拿破仑都主动拜读

    但书中充满臆测的文字

    却让当权者摇头颤栗

    恼羞成怒的拿破仑甚至还起过杀心

    大臣们却劝他三思而后行

    萨利就算罪孽深重

    毕竟也是侯爵身份

    一旦处决了他

    民众肯定会认为皇帝

    是个苛待贵族的暴君

    大臣们建议拿破仑

    不如派最有名的神医

    前去医治萨利

    拿破仑接受了大臣们的提议

    却没料到这神医

    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喜欢折磨病人

    还在修道院里养着一位年轻的女人

    神医赶到精神病院时

    神父正带着病人们吟唱赞歌

    他不理解皇帝为何会对

    一个小小的精神病院大费周章

    神医却说这都是拜萨利所赐

    看着对方手里崭新的书稿

    神父这才发现

    自己给萨利提供的纸和笔

    早已成了助纣为虐的凶器

    担心皇帝的怒火波及整个精神病院

    神父只好答应神医为萨利医治

    (其实您可以让他试试我的镇定椅)

    (或者对他试试水蛭吸血法)

    (再或者将他绑在刑柱上鞭管)

    (为什么)

    (明明我的治疗已经起效果了)

    一件件被冠以医治之名的刑具

    让神父胆寒

    他连忙向神医保证

    绝对不会再让萨利的作品流入市场

    神父以为只要萨利停止写作

    就能终止一切无妄之灾

    然而不管他如何恳求

    萨利就是不愿停下创作的节奏

    甚至还对他恶语相向

    无奈神父只好没收萨利写作的纸笔

    这才让精神病院短暂恢复了正常

    眼看危机就要解除时

    萨利又出了幺蛾子

    他记恨神医妨碍自己写作

    便当着一众贵族观众的面

    将神医和娇妻的荒诞情事搬上了舞台

    原来德高望重的神医

    经常从修道院预定少女

    时机成熟后

    又将少女当成金丝雀

    关入家中每晚虐待

    这段风流情事在街头巷尾人尽皆知

    但在贵族们面前却鲜有人说

    神医一气之下愤然离场

    并强行关闭了剧场

    要知道剧场可是病人们

    丰富生活的主要途径

    也是精神病院

    维持开支的重要收入来源

    而经此一事

    神父也收走了萨利病房里的鹅毛笔

    再次失去了写作工具的萨利崩溃了

    (你根本没有真正意识到)

    (我的状况是如此的严重)

    (我的写作是不由自主的)

    (就像心脏的跳动一样)

    为了能继续写作

    萨利提出将忠实的信徒

    梅德林献给神父

    原来他早就看穿了

    神父对梅德林的心思

    不料这个提议

    非但没有得到神父的应允

    还彻底激怒了对方

    他认为萨利用俗世的欲望

    玷污了自己的爱情

    也亵渎了纯良的梅德林

    这下萨利弄巧成拙

    只能独自吞咽恶果

    梅德林试过给他偷送纸币

    但都被神父拦了回去

    好在红酒意外酒落在桌布上的印记

    让萨利灵光一闪

    他用鸡骨头沾着红酒


    在床单上挥洒一夜

    一个全新的故事应运而出

    次日 前来换洗床单的梅德林

    看到文字很是开心

    她直呼萨利

    就是当之无愧的天才作家

    梅德林抄写好手稿

    照旧送到出版商手中

    却没想到 新故事面世后没多久

    神医就再次造访了精神病院

    还搜查到了沾满红酒印记的床单

    无奈神父只好

    收走萨利屋内的一切东西

    并下令 凡是送到萨利手中的食物

    都要剔掉骨头

    眼看自己的快乐就要被全部剥夺

    萨利再度对神父恶语相向

    他嘲讽对方就是一个

    畏首畏尾的胆小鬼

    只能躲在所谓的信仰下自欺欺人

    神父被戳中了心事

    只能慌乱离开病房

    这时萨利看着镜子良久

    突然又有了想法

    他打碎镜子

    用玻璃碎片沾着

    自己的血在衣服上创作

    等梅德林进来时

    他的衣服上已经装满了新作品

    梅德林顿时看傻了眼

    干脆开门放走了萨利

    任凭他在众人之间展示最新故事

    眼看萨利日渐癫狂

    神父气得收走了

    他的所有衣物和假发

    而私自放走伯爵的梅德林

    也受到了惩罚

    她被神医绑在刑柱上公开处以鞭刑

    还是神父顶着众人嘲笑主动担责

    这才救下了她

    担心梅德林被神医针对

    神父决定送她离开

    可梅德林哪里肯走

    她连夜敲开神父的房门

    向他倾诉内心爱慕

    原来她一直都崇拜着萨利的才华

    不过心中真正喜欢的

    还是善良正直的神父

    但神父的灵魂已经被卖给上帝

    他又这么敢触碰爱情

    神父只能强忍着悲伤告诉梅德林

    虽然自己爱她

    却不能拥抱她

    心灰意冷之下

    梅德林决定离开精神病院

    她找到萨利告别

    却发现对方早已伤痕累累

    原来神医的娇妻

    在萨利作品的启发下

    和设计师践行了突破世俗的事情

    并在卷走神医的所有财产后

    留下一封信远走高飞

    神医只能将所有怨气发泄到萨利身上

    他用各种残忍的刑具凌虐萨利的身体

    妄图用惨叫声平息心底变态的渴望

    另一边梅德林被神父拒绝后

    便准备就此离开

    得知此事的萨利当即向她许诺

    要写一个全新的故事给她送别

    为了将故事更好地传播出去

    萨利决定让病房的病友们

    做这个传播媒介

    梅德林坐在桌前

    准备好纸笔记录

    而病患们也开始在墙洞间

    口口相传新故事

    故事依旧精彩纷呈

    不过萨利还是低估了

    语言对疯子们的蛊惑能力

    他们一个个沉浸在故事里无法自拔

    甚至开始模仿其中情节

    有人用蜡烛点燃了被单

    还有人直接握起利刃杀了梅德林

    当血水染红洗衣缸时

    神父抱着梅德林放声痛哭

    萨利得知梅德林至死都是少女时

    也不禁哭了起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所写的荒诞故事

    不过是在记录真实的人间

    是梅德林向他证明了

    这世界上还有人枯守真爱

    他祈求神父

    不要将圣洁的梅德林埋在这罪恶之所

    可被痛苦裹挟的神父早已丧失了理智

    他在神医的挑唆下

    坚持认为梅德林的死

    都是因为萨利

    于是他命人割掉萨利的舌头

    还将梅德林的尸体留在身边

    恍惚间 他仿佛看到了复活的爱人

    他们倾诉着思念

    缓解着阴阳两隔的痛苦

    神父拥抱着梅德林的尸体痛苦不已

    这一刻 他感觉自己成了上帝的弃子

    而失去一切的萨利

    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在地牢里

    被铁链拴着的萨利仍旧没有放弃写作

    他用手指沾着

    自己的排泄物在墙上书写

    这到底是何等的热爱呢

    萨利的坚持终于觉醒了

    神父久违的善念

    他情不自禁地举着十字架

    为萨利祈祷片刻安宁

    但是就当他闭上眼睛祈祷的时候

    早已无力创作的萨利

    一口咬掉十字架 把自己活活噎死了

    爱人和朋友相继死在他的怀里

    神父后悔的叫声 瞬间传遍了

    精神病院的每个角落

    一年后

    精神病院新来了一个神父

    他善良正直 同样年轻有为

    只是此刻禁锢萨利创作的精神病院

    成了他作品的印刷厂

    神医告诉新神父

    自从萨利死后

    他的作品就很难找到

    作为一个嗅觉敏锐的商人

    和救死扶伤的医生

    他有义务满足市场需求

    而在萨利生前的病房里

    还有一个头发凌乱的新疯子

    整天喊着要鹅毛笔

    他能写些什么呢

    梅德林的妈妈偷偷满足了这个男人的愿望

    她希望这个疯子能有和萨利一样的天赋

    这样就可以写下女儿的故事 告诉全世界

    因为这个新的疯子

    就是梅德林心心念念的爱人 神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