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电影《楢山节考》解说文案 观后感

剧情电影《楢山节考》解说文案 观后感
剧情电影《楢山节考》解说文案 观后感七旬老父亲被亲生儿子五花大绑抬上山顶可怜的老父亲不停地祈求儿子可儿子根本不在乎他亲手将父亲推下悬崖就这样老人像求一样滚下了百米山坡或摔死儿子却是一脸如释重负慌忙逃走看着邻居毫无人性的做法一旁在偷看的阿平心里五味杂陈他往山崖上探去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谴责那个儿子因为他...
  • 4月前
  • 剧情电影《楢山节考》解说文案 观后感

     

    七旬老父亲被亲生儿子五花大绑

    抬上山顶

    可怜的老父亲不停地祈求儿子

    可儿子根本不在乎

    他亲手将父亲推下悬崖

    就这样

    老人像求一样滚下了百米山坡

    或摔死儿子却是一脸如释重负

    慌忙逃走

    看着邻居毫无人性的做法

    一旁在偷看的阿平心里五味杂陈

    他往山崖上探去

    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谴责那个儿子

    因为他也一样

    就在刚刚

    阿平背着70岁的老母亲上山

    将他放在一片黝黑的山谷中

    这里遍地白骨

    甚至还有未腐化完全的尸体

    老母亲不开席子

    淡定的坐了上去

    他挥手让阿平回去

    阿平却不舍得

    抱住了他

    久久不肯放手

    老母亲一言不发

    最终还是狠心推开了他

    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

    不把老人扔在山里

    物资匮乏的他们肯定会被饿死

    阿平像失了魂一样走下山谷

    走着走着

    山里开始飘雪

    阿平放心不下老母亲

    又折回去看了看

    此时山谷已经被大雪覆盖了

    老母亲的整个身子已经埋进去半截

    他双手合十

    端坐在雪中

    老母亲睁开眼点点头

    老母亲又摇摇头

    然后对阿平挥了挥手

    面对死亡

    这个老妇人保留了最后的体面

    积雪下他是如此圣洁

    和丑陋人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传说送老人上山时下雪

    山神就会保佑这一家人

    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里有一个传统

    老人到了70岁

    就必须由长子背上山

    和山神生活在一起

    因为生存资源匮乏

    村民们个个弃不过腹

    只剩下吃饭和繁衍两个原始的欲望

    为了减少一张吃饭的口

    村民们把婴儿扔到田里的肥料

    他们习惯以物换物

    女人甚至会用身体去交换食物

    在极其有限的资源下

    村子形成了一种信仰

    对于他们来说

    上山是一种神圣的仪式

    而不是单纯的等死

    很多人宁愿死在山上

    也不愿意病死在家里

    阿灵婆今年69岁

    不久他也要上山了

    但他却一直放心不下

    家里第一长子阿平的老婆死了一年

    这个家少了个女人照顾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去嫌

    第二捡来的次子天生体臭

    全村都没有女人肯碰他

    最后就是自己的身体太健康

    牙口太好了

    在村里老人不掉牙是一种耻辱

    会让全家遭人嘲笑的

    为了让家人能在村民面前抬头

    阿玲随手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

    试探性的砸向了自己的牙齿

    试了几次后

    牙齿却依然坚挺

    于是阿玲又来到了石井边

    使劲把牙磕了上去

    七旬老太嫌自己牙口太好了

    于是来到石井边

    使劲把牙往井边磕

    咣当一下

    隔着屏幕都觉得老疼了

    可老太却像个没事人一样

    捂着嘴跑出去漱口

    阿玲骂骂咧咧的回家炫耀

    爸爸的味道过来嗯

    说完还兴奋的跑到村里的集会

    咧嘴向村民们展示自己一口烂牙

    吓了村民们一大跳

    阿玲很开心

    因为这样他就更像一个入土的老人了

    家人也不会再因为他牙口好

    而被村民们嘲笑

    解决完这个心愿后

    阿玲又从隔壁村给儿子找了个寡妇

    阿玉这个寡妇虽然长得丑

    但看起来腰圆板阔

    肯定是个干

    活的好帮手

    阿玲很满意

    当即就把这门婚事定了下来

    虽说是结婚

    但村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

    进屋吃顿饱饭

    再和男人见上一面

    这桩婚事就这么成了

    不出所料

    媳妇很能耐

    不仅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还能下田种地

    是个能吃苦的好女人

    生活似乎在煮不向好

    阿莲颇的心愿又完成了一个

    但没多久

    孙子突然带了个叫阿松的女人回来

    还说他已经怀上了

    阿松不仅好吃懒做

    连煮饭都差点把屋子烧了

    家里突然多了一张口吃饭

    口粮吃紧

    一天晚上

    阿莲颇发现

    阿松竟然还偷家里的口粮去救济娘

    可能是出于怜悯

    阿灵婆没有过多的责怪他


    但很快阿松家被村民堵了

    原来他们一家都是小偷管饭

    一家八口没一个人老坐

    口粮全靠偷

    村民们不由分说的直接吵架

    从阿松家的地板下翻出了成堆的土豆

    将他们暴揍了一顿后

    村民们瓜分了阿松家的所有食物

    在物资匮乏的村庄

    食物就是一切

    阿松家犯了不该犯的禁忌

    阿灵婆看着家里仅剩的一点土豆

    担心全家熬不过这个冬天

    鸡蛋毛阿拉侬看啊

    毛哥刚才做生意带路啦

    当晚阿玲婆就偷偷塞下了一筐土豆

    让阿松带回娘家

    妈妈呀

    阿松满口答应

    乐呵的回娘家

    没想到刚进门

    村民们就冲了进来

    他们将阿松一家8口像猪一样捆起来

    然后直接扔到石前洼的洞里活埋

    孙子在一旁喊得撕心裂肺

    阿天都喊了

    你我俩的骨灰

    还盯着走阿刁

    但村民们完全不在乎

    他们只顾拼命铲土

    直到底下没了动静

    才收队离开

    孙子冲回家

    不断咒骂奶奶

    阿灵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大家相对无言

    他们都清楚

    凛冬将至

    只要少了几张吃饭的口

    就能熬到春暖花开

    现在阿灵伯只剩最后一个心愿

    给天生体臭的次子找个女人

    百多年前

    日本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

    村里有一个习俗

    但凡老人到了70岁

    必须由长子背上山

    和山神一起生活

    这既是他们的信仰

    也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在极其有限的生存下

    少一张口吃饭

    就意味着能多养活一个劳动力

    阿灵婆今年69岁

    这个冬天

    他也要上山了

    阿灵婆不怕上山

    却始终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那就是给30岁的次子找个女人

    因为天生体臭

    全村的女人都不愿意靠近他

    尽管阿灵婆求了又求

    还是没有年轻女人肯答应

    于是找了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老太

    老太鼻子不太灵

    什么也闻不到

    暂且答应了下来

    上山前阿灵婆还教会了媳妇捕鱼

    确保他们能熬过这个冬天

    了解完最后一个心愿后

    阿灵婆在尘世再也没有了牵挂

    她带着长子

    在村民的见证下

    举行了上山前的仪式

    上山要遵守的规矩有很多

    例如不能说话

    又或者是离家时不能被别人看见

    最重要的一条是

    长子从山上回来时

    绝不能回头

    这些规矩

    其实都是背过自己老父亲

    或者老母亲上山的人的建议

    次日鸡还没打鸣

    阿灵婆就摸黑爬

    起来收拾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只是一遍又一遍给小儿子叠好衣服

    突然外面有人敲门

    原来是邻居老头出逃

    他哭着对阿灵婆说不想上山

    想活下去

    阿灵婆轻轻拍了拍老头的背

    即使再不愿意

    老头还是被儿子背回家了

    曾经

    阿灵婆的丈夫因为拒绝被母亲上山

    而沦为纯粹的笑柄

    他希望阿平不要重蹈覆辙

    没一会阿平就背着阿灵婆出发了

    走了好久

    天才开始微微亮

    山路崎岖

    荆棘遍野

    如果没有足够的体力和意志力

    都没办法前行

    母子俩一路相对无言

    阿平一路咬牙背着老母亲翻山越岭

    他们爬过了一座又一座山

    磨破了一双又一双鞋

    见儿子不小心划破了脚

    阿灵婆依然是一声不吭

    只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地

    给儿子沉默

    处理好伤口后

    阿平背上老母亲继续前行

    终于快到山顶了

    狭小的山谷中堆满了无数白骨

    甚至还有未完全腐化的尸体

    虽然阿平心里早有准备

    但是看到眼前这幅景象还是不寒而栗

    头顶上盘旋着无数乌鸦

    似乎在等待着下一顿大餐

    阿平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放下老母亲

    而老母亲则是淡定的

    在白骨堆中不该操心

    他挥手让阿平回去

    阿平却紧紧地抱住了他

    久久不肯放手

    老母亲依然一言不发

    他觉得自己能顺利上山

    就是替自己那没用的丈夫赎清了罪孽

    只要他留在这里

    儿子再也不会遭人瞧不起了

    于是他狠心推开了阿平

    看着他失魂一样走向了山

    走着走着

    山谷里突

    然下起了雪

    寒冷刺激了阿平的神经

    他不顾一切回头

    也忘了村里的规定

    阿平对着老母亲大喊

    老母亲的半截身子已经埋在了积雪里

    可他还是摇摇头

    然后挥了挥手

    让阿平回去

    阿平眼中含泪

    最后只能转头跑开

    传说老人上山时下雪

    那么这家人就一定会得到山神的守护

    回到家后

    陈平打了打身上的积雪

    小女儿学会爬了

    媳妇在热饭菜

    这个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突然一个陌生女人蹿了出来

    仔细一看

    女人的肚子还微微隆起

    儿子介绍这就是他的老婆

    阿平的眼里满是无奈

    老母亲的离开

    还是没能为这个家节省一点口粮

    而自己的命运终究也会像老母亲一样

    被自己的儿子背上山

    楢山节考

    楢山节考

    8.7
    1958年 日本 田中绢代 高桥贞二 望月優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