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电影《小奥德萨》解说文案

犯罪电影《小奥德萨》解说文案
犯罪电影《小奥德萨》解说文案又名: 杀手怨曲 / 杀手悲歌 / 小敖德萨清冷的街角一个年轻人快步走向街对面直奔坐在街边长椅上浏览俄语报纸的人读报人只是惊恐的说了句俄语但年轻人一言不发抬手一枪年轻人干净利落地完成杀人任务不过雇主随即又下达了新的指令布鲁克林 布莱顿海滩一个伊朗珠宝商年轻人本来是拒绝的说...
  • 3月前
  • 犯罪电影《小奥德萨》解说文案

    又名: 杀手怨曲 / 杀手悲歌 / 小敖德萨

     

    清冷的街角

    一个年轻人快步走向街对面

    直奔坐在街边长椅上

    浏览俄语报纸的人

    读报人只是惊恐的说了句俄语

    但年轻人一言不发

    抬手一枪

    年轻人干净利落地完成杀人任务

    不过雇主随即又下达了新的指令

    布鲁克林 布莱顿海滩

    一个伊朗珠宝商

    年轻人本来是拒绝的

    说他不会再回到布鲁克林

    但雇主立刻施加了强大压力

    说你还欠我们一条命

    今天讲影史巅峰佳作如云的1994年

    最被忽视的一部黑帮片佳作

    描写俄罗斯犹太人在纽约的《小奥德萨》

    纽约布鲁克林的布莱顿海滩街区

    因为聚居着大量俄罗斯犹太人

    被人称作是小奥德萨

    这个称呼来自于奥德萨的历史属性

    与主权无关

    经常逃学的少年鲁本

    正是来自于

    一个俄罗斯犹太人移民家庭

    母亲卧病在床

    忙于生计的父亲老夏

    永远是一脸的严肃

    此时的鲁本家楼下

    影片序中的杀手约书亚

    正在默默地向楼上观望

    似乎有说不尽的难言之隐

    不料街对面一辆汽车内

    正在玩车震的混混萨沙

    不经意看见约书亚后

    表现的非常震惊

    萨沙暗中跟随约书亚

    直到他进入皇后区

    一家比较偏僻的酒店

    第二天 小混混萨沙

    找到独自帮父亲看店的鲁本

    索要了两条香烟后

    出卖了这条重要信息

    说 你哥哥回来了

    就住在皇后区的大都会酒店

    显然

    鲁本听到这则消息同样是震惊的

    当天收工后

    鲁本骑车来到皇后区大都会酒店

    在门口蹲守了一个多小时

    终于等到用餐回来的哥哥约书亚

    没想到哥哥冷冷的拒绝交谈

    说这里不安全

    快速约定了第二天的见面地点后

    约书亚逼问弟弟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约书亚当晚返回了小奥德萨

    堵住了萨沙

    并揪着他来到一间二手车行

    这里有萨沙的另两名死党

    毕竟约书亚土生土长

    曾经是街头一霸

    对这几个混混再熟悉不过

    约书亚用枪顶着尤里的脸颊

    并用丰厚的报酬做诱饵

    逼着三人答应帮助他完成杀人任务

    随后萨沙还透露了一条重要信息

    说黑帮大佬沃叔一直在找你

    第二天在一个隐秘地点

    约书亚与弟弟鲁本会面

    可以看出哥俩的感情是相当深厚的

    当鲁本透露母亲得了脑瘤

    活不了多久后

    约书亚当即决定回到家中看望妈妈

    兄弟俩在打打闹闹中跑回家

    走上楼梯后

    气氛立刻变得异常凝重

    小心翼翼的进门后

    约书亚的出现首先是让奶奶大吃一惊

    父亲听到动静走出房间

    看到大儿子像是看到仇人

    他斥责鲁本带约书亚回家

    挥手就是一记耳光

    约书亚猛的一拳击倒父亲

    约书亚走上街头不久

    敏锐的注意到有人已经发现他

    于是他折返身跟踪对方

    在对方走进电话亭刚要拨打电话时

    干净利落抬手一枪

    再补一枪

    被约书亚打死的

    正是黑帮大佬沃叔的马仔

    此时沃叔还不知道是谁对他的人下手

    约书亚约了两个人一起看电影

    一个是弟弟鲁本

    另一个是前女友欧拉

    加上之前他冒着风险要回家看望母亲

    可见这个冷酷杀手并非是彻底的冷血

    观影结束

    送欧拉回家

    两人的对话

    透露了

    约书亚在小奥德萨处境险恶的缘由

    几年前

    约书亚杀死了黑帮大佬沃叔的儿子

    沃舒对他下达了诛杀令

    所以约书亚抛下女友连夜逃走

    鲁本骑车回家途中

    偶遇了喝的醉醺醺的

    和陌生女人暧昧的父亲老夏

    此时的老夏依然没有忘记教训儿子

    回家写作业

    不然的话

    叫你尝尝我皮带的厉害

    事实上 老夏回到家后

    对病重的妻子倒是很温柔

    他感慨我们曾经有两个儿子

    我一直希望他们成才

    妻子指出问题所在

    说你强迫他们 你独断专行

    但老夏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约书亚听弟弟讲父亲有了新的女人后

    主动找到父亲

    嘲笑揶揄一番后

    既像是请求 也像是威胁

    说无论如何

    我都要去见母亲一面

    在一个阳光午后


    约书亚终于回到了静默的可怕的家中

    见到了气息奄奄的母亲

    约书亚深情地将母亲抱在怀里

    母亲醒来后

    和儿子一起

    回忆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往事

    母亲再次提起

    当年他和父亲逃出苏俄的警警

    他不知哪来的力量

    杀死了举枪对准父亲的警察

    母亲坚信儿子会变得像以前一样快乐

    他叮嘱约书亚要

    照顾好弟弟

    并要求他参加周日的奶奶的生日party

    母亲提出的所有要求

    约书亚全部答应

    萨沙三人组经过几天的侦查 踩点

    将猎杀对象

    伊朗珠宝商的行踪完全摸透

    约书亚做了具体部署

    在夜间将他绑到垃圾场

    做掉后直接烧成灰

    所有的枪支全部扔掉

    并阐明他的杀人理念

    没有尸体就没有犯罪

    奶奶的生日party

    约书亚并没有出现

    他也不可能出现

    这个社区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在座

    其中就包括黑帮大佬沃叔

    老夏致辞后

    沃叔当即起身

    老夏只能跟随来到厨房

    沃叔冷漠地警告老夏

    我可以放过你的家人

    但如果你隐瞒任何你大儿子的消息

    我会追究你的责任

    与此同时

    约书亚带领萨沙等一行4人

    潜入一所公寓

    从睡梦中揪起了伊朗珠宝商

    珠宝商妻子被枪顶着头不敢做声

    几个人用床单紧裹着珠宝商

    扔进了汽车的后备箱

    坏事就坏在了大嘴巴萨沙身上

    他跟鲁本显摆说

    周日晚

    他们要在城外的垃圾场干一件大事

    因为哥哥没有参加party

    鲁本悄悄的跑出来

    骑车来到垃圾场

    不成想 亲眼目睹约书亚杀人的全过程

    10秒过后

    约书亚抬手一枪直接爆头

    随后几个人将尸体塞进焚化炉

    淋上汽油

    烧了个一干二净

    离去时 顺手把手枪扔进了垃圾堆里

    约书亚等人刚走

    鲁本就从暗中走进垃圾堆

    捡起了那把枪

    父亲老夏在家里

    偶然发现了鲁本藏匿的

    学校寄给家长的信件得知

    鲁本已经逃学一个多月了

    老夏的教育方法简单粗暴

    一条皮带打到断裂

    杀人任务顺利完成

    约书亚本来是和弟弟告别

    看到鲁本脸上的伤痕

    约书亚二话没说扭头就走

    径直来到父亲和女友租住的公寓

    约书亚将父亲带到郊外一处河边

    逼迫他脱下外套后

    用枪顶住父亲的后脑

    也许是因为父亲的话

    也许他并没有杀掉父亲的想法

    约书亚最终丢下父亲

    独自驾车离去

    老夏返回城里后

    直接找到黑帮大佬沃叔

    出卖了大儿子

    确定就在布鲁克林的消息

    这意味着老夏要彻底除掉大儿子

    不过当他返回家时

    门口的急救车表明妻子已经不行了

    大嘴巴萨沙通知了母亲的死讯

    已经决定离开纽约的约书亚

    再次留了下来

    不过他只能坐在车里

    远远观望母亲的葬礼

    只有弟弟鲁本注意到他

    沃叔对约书亚的追杀已经开始

    两名打手直接推倒骑车的鲁本

    但鲁本一个字也没说

    鲁本起身后立刻回家

    带上那把还有两颗子弹的手枪

    他要帮哥哥脱离险境

    鲁本首先来到二手车行

    不过约书亚并不在这里

    萨沙分析约书亚如果还没离开

    应该是在女友欧拉那里

    鲁本立刻骑车前往

    萨沙左思右想

    怕鲁本出事

    约书亚会怪罪自己

    于是也拿起枪驱车去追赶鲁本

    而此时两名黑帮打手

    已经率先找到欧拉的住处

    欧拉正在后院晒床单

    被大个子一枪打死

    屋内的约书亚听到枪声

    立刻意识到来者是针对自己

    于是拿起枪悄悄地走出前门

    从邻居家迂回到欧拉的后院

    秃头打手刚走出旁门

    就看到一个身影从床单后一闪而过

    此时萨沙和鲁本分别来到欧拉的住处

    莎莎躲进两个房子间的夹道

    鲁本径直来到后院

    鲁本首先看到欧拉的尸体

    刚巧秃头打手过来搜寻约书亚

    鲁本连扣扳机

    终于在秃头扭身后 一枪命中

    不想 鲁本刚刚走到床单背后

    去查看秃头的状况

    萨沙听到枪声迅速赶来

    对着床单后面的人影直接开枪

    透过床单的破洞看到倒地的却是鲁本

    萨沙吓得一溜小跑

    不见了人影

    大个子打手见同伴被打死

    也是逃之夭夭

    约书亚等到没有了动静

    才从工具房背后走出来

    不想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都横尸血泊之中

    约书亚在极度痛苦中

    再次来到郊外垃圾场

    用床单裹着弟弟的尸体投入了焚化炉

    焚烧了弟弟的尸体后

    约书亚在车内坐了良久

    下一步他要做什么

    复仇或是离开

    我们无从得知

    因为影片就此结束

    相信这部弥漫着伏特加风味的影片

    已经给您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影片对人物的刻画手法特别

    既丰满又模糊

    比如对约书亚成为一名冷酷杀手

    并没有做任何解释

    而是通过弟弟鲁本

    遭受父亲的高压管教和虐待

    做了映射

    我们能够想象

    比弟弟鲁本更加任性的约书亚

    当年在家中的境况只能更糟

    约书亚与父亲的关系是复杂的

    这与黑帮大佬沃舒也有关联

    这段往事

    隐晦零散地暗藏在几段对话中

    父亲老夏开店时

    向沃叔借了高利贷

    因为沃叔无情的逼债

    激进成年的约书亚忍无可忍

    打死了沃叔的儿子

    从而被沃叔追杀

    影片开始

    约书亚就表现了

    对回到小奥德萨的抵触

    但另一方面

    他也很想回去看看情况如何

    因为他内心对家人

    对女友的情感依然有温度

    约书亚多次面临救赎的机会

    比如他有几次即将离开小奥德萨

    但因为各种原因全部错过了

    正是因为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最终导致最爱的人

    同样在鲜血淋漓中悲惨死去

    约书亚最终麻木了

    他烧掉弟弟的尸体

    呼应了他烧掉伊朗珠宝商时说的话

    没有尸体就没有犯罪

    烧弟弟的潜台词是

    没有尸体就没有痛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