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片《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片《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片《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又名: 性书狂人 / 情欲禁书 / 情色记录女人伸长优雅而白皙的脖子一个粗鲁的刽子手轻轻地抚摸着女人的身体慢慢地把她的头放在手术刀下女人吓得发抖 乞求宽恕没有一个旁观者同情她都叫嚣着要快速处决而这个女人的罪名是私生活混乱是一个名叫萨德的小说作者把她从淑女变成了荡妇萨德因为...
  • 4月前
  • 剧情片《鹅毛笔》电影解说文案

    又名: 性书狂人 / 情欲禁书 / 情色记录

     

    女人伸长优雅而白皙的脖子

    一个粗鲁的刽子手

    轻轻地抚摸着女人的身体

    慢慢地把她的头放在手术刀下

    女人吓得发抖 乞求宽恕

    没有一个旁观者同情她

    都叫嚣着要快速处决

    而这个女人的罪名是私生活混乱

    是一个名叫萨德的小说作者

    把她从淑女变成了荡妇

    萨德因为利用小说传播隐晦内容

    被关进了疯人院

    但他仍然瞒着监管人员潜心写作

    他忠实的粉丝是一名洗衣工阿梅

    负责将作品发布出去

    萨德文字里的思想

    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民众

    新书一出

    便遭到众人哄抢

    街头巷尾也总有人在传唱

    很快就传到了拿破仑大帝的耳中

    大量不堪的内容

    让大帝下令烧毁所有书籍

    并抓住作者就地处死

    此时德高望重的心理医生罗伊

    却劝诫大帝不要冲动

    他认为拯救这个作者比杀掉他

    更能让民众感恩德

    于是

    拿破仑派精神病医生罗伊前往疯人院

    其实罗伊所谓的治疗手段

    只不过是对病人施以各种酷刑罢了

    疯人院院长艾比

    是个善良的基督徒

    他对这里的病人们充满爱与耐心

    他给萨德创造了很好的居住条件

    允许他进行创作

    他认为萨德将自己内心的想法

    宣泄于纸上

    是对病情有利的

    艾比没有想到的是

    萨德把写下来的手稿

    秘密交给阿梅

    然后阿梅把作品带到外面出版

    这天晚上

    艾比如往常一样

    教爱慕的女人阿梅写字

    虽然是手把手的亲密

    但艾比却严守着自己高洁的品格

    发乎情而止于礼

    罗伊医生来到了这里

    拿出萨德已经出版的书质问艾比

    如果还有这样的东西从这里流出

    将会关闭整个疯人院

    这让艾比大为震惊

    他确实给萨德提供了纸和笔

    不过那是给萨德解闷用的

    让这位有才华的作家

    把脑中疯狂的想法

    宣泄到纸上就好

    没有料到他会偷偷出版

    艾比立刻找到萨德

    命令他停止这些低俗的创作

    可萨德不觉得这些创作有什么问题

    他觉得情欲如同吃饭饮水一样

    民众有需要为什么不能写呢

    僵持不下

    艾比只好先向罗伊应允

    说萨德正在接受改造

    没有把萨德交给只会使用酷刑的罗伊

     艾比欣赏萨德的才华

    对于他来说

    萨德不仅是这里的病人

    更是他的朋友

    而医生罗伊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他早在修道院里

     预定了一个修女西蒙

     等到西蒙成年后便娶她回家

    西蒙离开的那天

    老修女告诫西蒙要知道感恩

    因为大多数的修女都非常可怜

    一辈子没有人娶

    终生都没能离开修道院

    西蒙在众多修女羡慕的眼神中

    坐上了罗伊的马车

    然而等待她的并不是幸福的生活

    他是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把刚成年的小娇妻

    带到一个别墅里

    给房间上锁

    窗户也安装铁栏加固

    与其说西蒙是他的未婚妻

    不如说是泄愤的工具

    他们俩的事情也成了大家

    茶余饭后的谈资

    很快

    阿梅就将这个消息

    传到了萨德的耳中

    他知道疯人院的危机就是源于罗伊

    报仇的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于是萨德连夜就创作了一部戏剧

    讲述的就是罗伊和西蒙的故事

    在其余精神病患者的配合下

    这部讽刺的闹剧就这样

    当着罗伊的面上演了

    怡到好处的表演

    点燃了全场观众的情绪

    只有罗伊如坐针毡

    散场之后

    他警告艾比

    一定会如实向拿破仑复命

    艾比当然明白罗伊的意思

    他转身来到萨德的房间

    不顾对方恳求

    强行收走了他的纸和笔

    阿梅对萨德的小说已经入迷

    她想偷偷把纸和笔送到萨德手上

    但因为艾比加强了看守

    阿梅没能成功

    萨德只好向许久不联系的妻子求助

    他以为妻子会给自己带来纸笔和墨水

    然而并没有

    她只是带来一些巧克力和糖果

    这让萨德非常生气

    妻子根本无法理解他所做的一切

    他只希望萨德变成正常人

    好让自己不再蒙羞

    绝望的萨德将妻子赶走

    某晚吃饭时

    葡萄酒不小心洒在了床单上

    萨德惊喜万分

    因为葡萄酒正好可以当成墨水来用

    而笔完全可以用鸡骨头来代替

    经过一个晚上

    萨德在床单上写出了一个

    精彩绝伦的故事

    第二天

    阿梅来收取床单时

    看到床单上满满当当的字

    她不禁感叹

    萨德真是个天才

    阿梅把床单上的故事抄写下来

    然后送到外面出版

    新书上市后没多久

    就被罗伊发现了

    经过一番搜查


    罗伊找到了那张

    留有葡萄酒痕迹的床单

    而艾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知道

    一直帮助萨德的正是阿梅

    这一次

    艾比搬走了萨德房间里的

    所有生活用品

    还下令每日送到房里的肉类

    都剔掉骨头

    萨德随心所欲的创作

    退早会毁掉整个疯人院

    萨德气急败坏之下

    开始讽刺艾比

    一直在压抑内心的欲望

    他看穿艾比喜欢阿梅

    但却碍于所谓的信仰规矩

    不敢袒露心迹

    萨德话音刚落

    艾比疯了一样把萨德抵到墙边

    因为萨德说出了他不敢正视的事实

    他是信仰上帝的神父

    儿女情长是不被允许的

    房间里没有了任何可以书写的工具

    创作是萨德活下去的全部意义

    看着那面挂在墙上的镜子

    片刻的犹豫后

    萨德一拳击碎镜子

    拿碎屑扎破手指

    用鲜血当墨水在衣服上书写

    探监的时候

    阿梅看着眼前这个

    满身是血的疯子哭笑不得

    她感到不可思议

    接着开门放萨德出来

    于是精神病院里

    一个原本不是精神病的男人

    像精神病一样带领大家尽情狂欢

    罗伊很快就带人抓走了他

    交给艾比处置

    艾比忍无可忍

    他让萨德脱光身上所有的衣物

    包括假发

    不给他留下任何可以写作的东西

    由于阿梅私自放出萨德

    罗伊让人对她施以鞭刑

    艾比脱光衣服要替她承受

     这才救了阿梅一命

    但阿梅不能在疯人院待下去了

    艾比很后悔教会阿梅识字

    不然她就不会沉迷于萨德的小说之中

    更不会与萨德同流合污

    阿梅很感激艾比为她所做的一切

    她知道艾比也喜欢她

    于是强吻上去

    可艾比却推开了她

    因为他不愿背叛上帝

    看着阿梅失望地离开

    艾比冲了出来

    却已经不见阿梅的身影

    少女饱受丈夫的虐待

    一本小说让她找回了自我

    西蒙偷偷买了一本萨德写的书

    书中描写情爱的细节让她无法自拔

    而年迈的丈夫根本满足不了她

    没过几天

    西蒙便和家里的帮工相爱

    并一起私奔了

    看到西蒙留下的告别信

    罗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把萨德抓到地下室

    各种严刑拷打

    这天

    阿梅找到萨德告别

    她即将被艾比送出疯人院

    阿梅希望萨德

    能给她写最后一个故事

    也许两人再也无缘相见

    阿梅希望带走留作纪念

    可是房间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萨德根本无法创作

    这时

    他想到一个好办法

    在深夜的时候

    他将利用墙壁上的破洞

    让病友们将故事口口相传

    一直传到阿梅那里

    让她用笔记录下来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内容一句一句经过传递

    被阿梅写了下来

    可接近尾声时

    恐怖的意外发生了

    那些疯子们把自己

    代入到了故事里的角色

    情不自禁之下

    一个病友竟然用蜡烛点燃了床单

    一时间浓烟滚滚

    众人纷纷逃窜

    更加可怕的是

    一个疯子代入感太深

    妄想强暴阿梅

    遭到反抗后杀死了阿梅

    等艾比从睡梦中惊醒赶到时

    他只看到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和沾满鲜血的小说手稿

    他来到地牢

    找到被锁链束缚的萨德

    正是因为他的小说

    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少女

    阿梅的死也让萨德感到无比自责

    罗伊来到这里

    要割掉萨德的舌头

    这次艾比默许了他的要求

    心上人的离世让艾比悲痛欲绝

    竟然产生了阿梅复活的幻觉

    做出了监视的可怕举动

    即使没有了舌头

    被关在阴森的囚牢里

    萨德依然不忘创作

    他强迫自己排出更多粪便在墙上书写

    艾比最后一次去监狱里探望萨德

    萨德果断吞下艾比胸前的十字架

    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看着萨德在自己怀里死去

    艾比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

    一年后

    罗伊接管了疯人院

    他把疯人院变成一个出版社

    讽刺的是

    他要出版萨德的全集小说

    因为萨德去世之后

    越来越多的人对他的作品感兴趣

    罗伊想赚取其中的巨额利润

    而艾比成了新的作家

    他被囚禁在曾经萨德被关的房间里

    他想创作

    可罗伊不给他纸笔

    一位年老的女工

    偷偷将纸笔送到他的手上

    他要将这段发生在萨德

    阿梅和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传递出去

    仿佛要重演萨德的命运

    这个极端又疯狂的故事到此结束

    说起来也很讽刺

    萨德不过是在书里描写那些故事

    被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不停地抨击

    最后落得一个极惨的下场

    而罗伊却是真正在干那些坏事的人

    最后却过得逍遥自在

     还利用萨德的小说赚到了不少钱

    艾比和阿梅成了

    萨德为自由而战的牺牲品

    萨德的自由在鹅毛笔笔尖

    但即使没有鹅毛笔

    他也会想尽办法来创作

    他对文学有着极尽的热爱

    萨德被认为是变态文学的创始者

    尤其爱好描写各种暴力和虐待行为

    SM中的s

    正是来源于萨德的名字

    TOP